中邦人性屠宰安插:让猪死得更有尊容些

  • A+
所属分类:屠宰
Tag:  屠宰12月16日,中国人道屠宰计划实施已经整一年,河南是全国首个试点省。通俗地讲,人道屠宰是让动物快乐地走完生命的最后一程,确保动物享有的福利。 那么,推广者为何会卖力推广
中邦人性屠宰安插:让猪死得更有尊容些

中邦人性屠宰安插:让猪死得更有尊容些

  12月16日,“中国人道屠宰计划”实施已经整一年,河南是全国首个试点省。通俗地讲,“人道屠宰”是让动物快乐地走完生命的最后一程,“确保动物享有的福利”。

  那么,推广者为何会卖力推广?实施“人道屠宰”的企业为什么有热心?“人道屠宰”很快将纳入国家标准,它又会引起什么担忧和影响?

  贾自力过去一年的努力,得到了世界动物保护协会农场动物项目主管PaulRainger的公开感谢。12月9日上午,中国人道屠宰计划河南试点工作总结大会在郑州召开,与会的360余人听到了这一感谢。

  他是北京市朝阳区安华动物产品安全研究所所长、中国人道屠宰计划的负责人。他的另外一个身份是《食品安全导刊》的主编。

  2007年1月,PaulRainger在北京召开的一次研讨会上结识了贾自力。双方所代表的机构签署了人道屠宰推广合作备忘录,联合在中国启动了人道屠宰培训项目。合作的方式是由世界动物保护协会提供培训费用和培训师,贾自力的研究所负责实施。

  在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把主要精力放在保护稀有动物方面,小动物保护协会则倡导人们善待猫、狗等宠物和鸟类。世界动物保护协会的目标有所不同:“在全球提高动物的福利标准”,致力于在全球通过法律程序,确保动物享有的福利,让每一个人都理解、尊重和保护动物。

  贾自力在大学里的专业是化工与自动化控制,2004年才开始关注动物福利。他说:“那一年,河北发生了活剥狐狸皮的事,影响很大,国外也有不少批评的声音。”

  PaulRainger和贾自力让更多的人知道,不只是珍稀的或者可爱的动物才需要关注,一生下就注定成为人类美味的猪也应受到尊重。从2007年12月16日中国人道屠宰计划启动至今,他们在河南组织了34期培训,582人和314家企业受到“人道屠宰”教育。

  河南之所以成为全国首个试点省,是因为河南是生猪屠宰大省。不过,贾自力焦作孟州的出生背景也许是另外一个原因。

  贾自力说:“人道屠宰计划推行的用意除了尊重动物福利,更重要的是提升肉类品质,也是出于人类自身健康的需要。”

  一年前,开封福润肉类食品公司在接受培训后开始实施“人道屠宰”。该公司副总经理叶环说:“以前不重视猪的福利,赶猪比较粗暴,不同群的猪圈在一起会打斗。现在国家推广‘人道屠宰’,我们就决定做了。”《中国人道屠宰教程目录》认为,动物是具有感觉和意识的生物,是“值得生存的生命”。“尽管任何的社会体系总体上来说仍然接受动物可以被杀死以获取食物这一观点,但是人们有义务保证整个过程不会给动物带来不必要的疼痛、损伤、痛苦或不安。”

  他们对原有的做法做了改善,改电击棒为木板赶猪、给猪饮水、分圈静养、电击昏后15秒内宰杀等。叶环说,他们除了为猪提供宽松空间,还在猪静养期间放佛教音乐,给猪“超度”。

  据了解,重庆一家屠宰场的猪会在莫扎特的《安魂曲》中享受大约20分钟的淋浴和桑拿按摩之后,进入低压电击区被屠宰。而在北京的一家屠宰场,待宰的猪听到的是萨克斯独奏曲《回家》。

  贾自力认为,动物福利不是屠宰的方法有多大变化,而是让它们死得有尊严。对屠宰者来说,要从卸猪开始。卸猪时不要逼猪从车上跳下去,要设置个坡度小的卸猪台,让猪走下来。赶猪的时候,不要用电击棒击打,要“哄着”它走。猪圈不能透明,以避免生猪看到宰杀场景。宰杀时用电击昏猪后,15秒内刺杀放血,防止被击昏的猪又苏醒,看到血腥场面。

  叶环认为:“‘人道屠宰’对猪来说,是痛痛快快地过完一生。对人来说,这样能减少猪肉的毒素,能吃到高品质的肉。对企业来说,可以提高肉制品的质量。”不过,他们并没有量化肉制品品质提高了多少。

  贾自力解释,国外做过很多试验,有很多严谨的报告,都毋庸置疑地证明“人道屠宰”的肉制品质量好。“最明显的一点,非‘人道屠宰’时,动物由于过分恐惧和痛苦产生应激反应,就会出现白肌肉增多。白肌肉颜色发白,质软,还有渗入的不良体液。它是劣质肉,不好卖。所以,‘人道屠宰’对提升肉的品质是绝对有帮助的”。

  “人道屠宰”并不需要太大的投资,几万元可以几十万元也可以。贾自力说:“有些设备是必备的,比如卸载台,这个卸载台有水泥做的,只需几千元钱,也有升降式的自动化设备可能需要上百万元。这根据屠宰场规模和实力而定,有了‘人道屠宰’的理念和技术,把设施简单改造一下就可以了。”

  有人说,在国外,“人道屠宰”的肉质量好,售价也高。贾自力说:“没有这回事。说‘人道屠宰’的肉应该贵一点,我不知道这个说法从何而来。而且,也无法证明哪一块肉是‘人道屠宰’或非‘人道屠宰’。唯一能证明的是,实施‘人道屠宰’劣质肉会减少,生产效率会提高。”

  市场竞争没有让“人道屠宰”的企业想到有直接收益。叶环认为,早实施“人道屠宰”可以塑造良好的社会形象,是品牌推广的一种方式。

  平顶山市商务局定点屠宰科稽查队队长王刚说,平顶山亿嘉食品公司实行“人道屠宰”后,当地电视台等媒体专门为他们做了报道。“‘人道屠宰’对企业既有社会效益又有经济效益”。

  郑州市畜禽屠宰管理处处长陈长建称,“人道屠宰”主要是一种理念,在河南刚刚起步,目前也没有统一的标准,推行比较好的还是双汇这样的大企业。

  一家民营机构在全国不遗余力地推广“人道屠宰”,除了提升动物福利理念的支持,有没有利益上的考量?

  贾自力说:“我们没有赚钱的打算,也没有赚钱的可能性。世界动物保护协会负责提供经费,但是作为一个世界性的非政府组织,其有严格的财务审核制度,我们提前一年向他们报工作计划,他们根据计划再划拨费用,有多少钱办多少事。”

  贾自力的研究所成立于2006年,是科技类民办非企业单位、从事非营利性社会服务活动的社会组织,意在促进和完善我国动物产品安全管理体系建设。促进动物福利立法,“人道屠宰”标准体系研究和咨询等,为国内外用户提供动物产品安全管理、技术等专业服务是它拟定的部分任务。

  去年12月,贾自力的研究所起草的《生猪屠宰技术规范》通过了商务部的审查。“估计今年年底或明年年初就会通过,正在等质检总局标准委的批准,文本上已经没问题了,只剩程序环节了”。

  如果这个标准成为国家标准,可能会有很多企业邀请他们的培训师讲课。贾自力说:“标准的宣传和贯彻是政府主导的,收不收钱由政府来定。我们目前没有通过宣传贯彻标准来赚钱的打算。”

  《生猪屠宰技术规范》是一个推荐性标准,不是强制性标准。是不是愿意套用这个标准,还得看企业的意愿。不过,有人担心贾自力或者其他部门会推动“人道屠宰”的认证,通过认证来收费。

  贾自力说:“是不是做认证,我们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而且认证是政府行为,我不好随便推测。就我个人而言,我不太希望通过认证去推广‘人道屠宰’,应该考虑到认证是否会增加企业负担等问题。‘人道屠宰’只是一项专业技术,不是强制性的标准。”

  鉴于以往的经验,人们担心推广“人道屠宰”认证或许不是杞人忧天。河南是畜禽养殖大省,猪羊牛饲养量位居全国前三,“人道屠宰”的推广或许彰显了时代的进步,但是,“人道屠宰”上升为国家标准之后,可能给这个畜牧业大省带来的影响值得考虑。